“吹哨报到”:看北京如何深化党建引领社会治理(北京党建引领社区治理的启示)

嘉宾:

原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 李君如

北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 张革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 杨宏山

主持人:

记者 董城 张景华 通讯员 刘逸飞

“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把企业、农村、机关、学校、科研院所、街道社区、社会组织等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重要任务。

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北京市推进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的探索》。会议指出,北京市委以“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为抓手,积极探索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聚焦办好群众家门口事,打通抓落实“最后一公里”,形成行之有效的做法。

党建引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是北京市委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新时代基层党建工作新要求,着眼首都改革发展大局,进行的一项重大改革。这项改革以党组织领导基层社会治理为主线,以街乡管理体制改革为突破口,坚持民有所呼、我有所应,着力创新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有力破解了城市治理“最后一公里”难题,切实增强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本期圆桌对话,我们邀请三位嘉宾,围绕深化党建引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进行深入交流研讨。

1、基层治理,彰显政治优势

主持人:为什么说“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是党组织领导城市基层治理的一次重要改革。立足首都发展实际,如何将党的政治优势转化为城市基层治理优势?

李君如:党建引领“吹哨报到”改革是加强党对城市基层一切工作全面领导工作机制的务实创新。“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要求。这里讲的“一切工作”,在条线上包“党政军民学”;在地域上包括“东西南北中”。也就是说,党对“条条”和“块块”都要加强领导。但是,“条条”和“块块”之间的关系怎么处理,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北京市在试点和推进党建引领“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的实践中,授权作为“块块”的街乡党组织在一定范围有“吹哨”的权力,城市基层由“块块”党组织“ 吹哨”来集结“ 条条”党组织和“ 块块”区域内所有单位党组织以及党员的力量,在“块块”党组织统一领导下解决城市基层治理难题。这一经验实践和丰富了党的十九大提出的“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重要论述,使之在城市基层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更加具体化、更加立体化、更加机制化。

张革:党建是基层社会治理的导航仪,也是城市改革发展的动力源。北京市党建引领“吹哨报到”改革是党组织领导城市基层治理的生动实践,是破解超大型城市基层治理难题的有效路径,是推动首都城市基层治理现代化的综合方略,也是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创新方案。北京市通过这一改革,将中央和市委一系列决策部署、顶层设计,不折不扣地落实到“最后一公里”。

深化这项改革,首要的就是要深化党建引领,以组织体系建设为重点,着力完善城市基层党建体制机制,扎实推进区域化党建工作,继续用好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双报到”等载体平台,用强大的组织网络密切联系各类组织,用强大的组织资源来撬动社会资源,用强大的组织力量来破解治理难题,进一步将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转化为城市治理优势。

杨宏山:北京城市治理需要把握好“都”与“城”的关系,坚持以“首都”为第一定位,坚持首善标准,全面提升城市品质。近年来,北京市委市政府紧紧围绕“首都”定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致力于提升城市精细化管理能力。针对城市基层治理面临的现实挑战,北京市基于问题导向,致力于构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为化解城市基层治理难题探索了新路径。改进城市基层治理,需要总结“吹哨报到”改革经验,进一步推进街道赋权改革。

2、赋权基层,激活神经末梢

主持人:“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在机制上是如何牵住管理体制机制创新这个“ 牛鼻子”,从而在推动街道乡镇的深化改革中逐步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的?

张革:“ 吹哨报到”改革以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为抓手,通过赋权明责、区域化党建等方式,严密党的组织体系,着力强化街乡党(工)委在基层治理中的“ 轴心”地位,充分发挥党组织对各类组织和广大群众的政治引领、组织引领、机制引领、能力引领作用,推动各类社会组织、市场主体和广大群众深度参与基层治理,把党的力量、党的主张传递到“ 神经末梢”,最大限度凝聚了城市基层治理的整体合力。

这项改革,始终抓住党组织领导基层治理这条主线,将党的组织体系与基层治理体系有机融合,是基层党建与基层治理同步推进所带来的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之变,基层党组织在其中发挥了坚强的战斗堡垒作用,进一步推动党的领导在城市基层治理中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形成生动实践。

李君如:长期以来,我们围绕乡村基层党建已经